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请假

一之濑倾和,是小疯兔,或者猫,还有糯米团子

如果不懒的话就是日更狂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懒癌

学的是视觉传达,但是热爱服装设计,不过画不出,画出来了也因为非主流构造奇特做不出来

喜欢给自己画很多人设,喜欢脑只有自己知道的cp

南极圈常驻居民,愿望是有生之年推一个热门

负能爆炸患者,爆炸就让我一个人待着

如果吃极端AB的话……BA的粮,好看也会吃,没有原则

喜欢被评论,评论太多的话会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虽然不太会有评论多的时候。没回复的话评论也都认真看了……请见谅

深夜更新,白天扯淡,如果白天更新了可能是我吃错药了

不会开车的老司机
会写点东西,热爱讲相声,职业段子手,不过不会画画所以讲不出来……

虽然写的也不好不过婉拒转载

沉迷凹凸,喜欢诡异的cp组合……
大部分吃无差or可逆,极少数不逆
cp基本给安利就吃了

全职主all黄虽然并没有产过粮,淡圈

文野主织太双黑,虽然最近淡圈

职业挖坑100年













你竟然看到这儿了?

阿凉3

我觉得医生不太赞同我带着阿凉玩那么疯,但是没跟我说什么。我对于这件事有点自责,为此在屋里窝了好几天,文章没有写,手机电脑都没有开。等我打开电脑的时候,发现了阿凉的好几天前给我留的消息,我赶紧又带了礼物去医院看他。
  不过这次我没有看到阿凉,医生把我挡在门口,我透过帘子看到阿凉正在输液的手,他身边放了很多机器,几个护士在那里忙碌着。
  我大概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我急着问医生阿凉的状况,但就算是之前跟我笑呵呵的那个医生也不怎么想理我的样子,我有些郁闷,把带的礼物递给一个护士,让她帮我送到阿凉的病房。
  之后医生就一直阻止我见阿凉,不过最后我还是见到了他,因为阿凉在医院里闹。我推门进去的时候,阿凉的一只手在输液,右手拿着一本书在看。我悄悄的带上了门,这次阿凉反应有点迟钝,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我,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脸色惨白,像是死了一样。
  我停在门口,拎着礼物的手也在抖,等阿凉终于笑起来的时候,我才如释重负般的上前几步,把礼物放到床头。我从心里感到自责,因为看医生前几天的反应,好像是我导致阿凉的病情恶化了。
  阿凉定定的看着我,什么都没说,但是我感觉他的眼睛恍惚中向我传递着一种信息,他说,你没做错什么呀。
  我没做错什么么?我看到阿凉手腕上绑着纱布,还挂着吊针。可能是见我盯着他的手,阿凉下意识的想要把手藏起来,大概扯到了伤口,阿凉小声的啊了一声,皱了皱眉,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动作,把书合上,放在一边,然后用右手把左手挪了个位置。
  阿凉不管是什么样子都优雅的像个贵族,相比之下我站在那里,尽管穿着新买的西装,但和穿着粗制滥造的病号服阿凉相比,还是显得像个乡野之人。
  阿凉说,抱歉哇,最近有些事,医生对你很凶吧。
  我想说没有,和他没有关系,但是动了动嘴唇,总觉得说不出口,最后只好点点头。阿凉显得有些尴尬,歪头垂着眸子,有些失望的样子。我心疼的很,那样的阿凉,让人想上前抱抱,可是我就是像定住了一样的,只能站在原地。

评论(2)
热度(13)

© 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