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

#非总结类图文请勿转载#
什么都吃
立场极其不坚定
日常在墙头爬来爬去
不雷任何cp
雷的只有ooc
颜文字大狮
巨型杂食动物
不是日更博主
从来不讲相声
拥有国家一级话废证书

今天也不会画画呢

阿凉1

我进去的时候是中午,有十来个病人在院子里溜达,我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的四处看,看一个女人坐在长椅上撕报纸,几个病人凑在一起手舞足蹈,一个小姑娘蹲在路边摘花。
  就在我快走进医院的大门的时候,那个摘花的小姑娘突然冲了过来,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送花给哥哥,我吓了一跳,不过看小姑娘没有恶意,也就笑笑接住了。
  工作日,医院里人很少,只有几个护士和病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我跟护士说了阿凉的名字,就被带到了住院部,路上我忍不住问护士,阿凉是什么病?那护士就斜着眼看我,说抑郁症啊,你是他朋友,不知道么。
  我有点尴尬,跟护士道了谢就敲门进了病房。阿凉住一个单间,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看书,见我到了,阿凉就合上了书,笑了一下,说你来啦。
  阿凉当时那语气,表情和动作,简直像我是他十几年的老朋友一样。我什么礼物都没带,尴尬的站在那里,最后突然想起小姑娘塞给我的那朵花,我赶紧把花递过去。
  阿凉接了花,凑近了闻一下,这才把花放到柜子上,我依旧尴尬的站在床头,那破花我闻过,一点香味儿都没有,全是土腥气。
  我没和抑郁症患者打过交道,不过阿凉的样子正常的很,笑吟吟的,很端庄的坐起来,把双手交叠在树上。阿凉的发梢是金色的,眼睛的颜色也很淡,看眉眼有点外国人的模样,他整个人被阳光镀了个金边,像一个精致昂贵的洋娃娃。
  阿凉轻轻咳嗽了一声,我这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看阿凉入了神,不由得又不好意思起来。不过阿凉倒不是很在意,他依旧坐在那里笑着看我,我被他盯得不自在,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最后我摸到包里的A4纸,想起自己把阿凉的文章给打印下来了,匆匆忙忙的把打印纸给掏出来摊开。阿凉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接过打印纸,看到上边我做的笔记,大概觉得很有意思,他把纸晃了晃,问,可以送给我么?
  可以可以,当然的。
  我慌慌张张的回答,颇有种小粉丝见到了自家爱豆那种激动又惊慌的感觉,阿凉看着我,大概又觉得好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突然看到拉开一半的抽屉里放着几个苹果,我就指了指抽屉,问,我削个苹果?
  阿凉点点头,继续看我做了笔记的纸。我开了抽屉把苹果摸出来,那几个苹果远远看上去挺新鲜的,握到手里才发现都有点皱巴巴的了,这么烂的苹果我也不好意思削了给阿凉吃,便借口借刀子,出了病房。
  我到对面的水果摊买了几个苹果,软磨硬泡的让老板给我削皮切了块,然后拎回去给阿凉。阿凉也没问我怎么出去了这么久,说了声谢谢就把他那份苹果接过去吃了,依旧低头看那两篇文章。我坐在床边看阿凉的表情,发现他心不在焉的,看眼神涣散的样子,显然是注意力没在文字上,一块苹果也是咬了好几口才吃掉。恰好这个时候医生过来查房,他看了眼阿凉,又扭头看我,那表情大概是阿凉状态不太好。我看了医生的眼色,忙跟阿凉道了别,约好之后有时间再看他。

评论(4)
热度(18)

© 一之濑倾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