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请假

一之濑倾和,是小疯兔,或者猫,还有糯米团子

如果不懒的话就是日更狂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懒癌

学的是视觉传达,但是热爱服装设计,不过画不出,画出来了也因为非主流构造奇特做不出来

喜欢给自己画很多人设,喜欢脑只有自己知道的cp

南极圈常驻居民,愿望是有生之年推一个热门

负能爆炸患者,爆炸就让我一个人待着

如果吃极端AB的话……BA的粮,好看也会吃,没有原则

喜欢被评论,评论太多的话会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虽然不太会有评论多的时候。没回复的话评论也都认真看了……请见谅

深夜更新,白天扯淡,如果白天更新了可能是我吃错药了

不会开车的老司机
会写点东西,热爱讲相声,职业段子手,不过不会画画所以讲不出来……

虽然写的也不好不过婉拒转载

沉迷凹凸,喜欢诡异的cp组合……
大部分吃无差or可逆,极少数不逆
cp基本给安利就吃了

全职主all黄虽然并没有产过粮,淡圈

文野主织太双黑,虽然最近淡圈

职业挖坑100年













你竟然看到这儿了?

U&ME 006

U&ME 006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掉在地上电话传出了空洞的滴滴声,帕洛斯上前两步弯腰把电话捡起来放好。眼前的帕洛斯那么真实,却又比往常虚幻很多。帕洛斯像一团雾,在佩利眼前凝聚成一个实化的躯体,佩利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帕洛斯,被他一下子躲开了。
  “没有人教过你随便碰别人是不礼貌的么?”
  帕洛斯脸色沉了几分。
  “你是谁?”佩利的脑子乱得很,现在只能想出这一个问题。
  “我是帕洛斯啊,你亲爱的室友。”帕洛斯用很肉麻的语气和词汇回答了,佩利的胃一阵不舒服,差点吐出来。
  佩利定定的站在帕洛斯的床头,帕洛斯冲佩利笑了一下就开始脱外套,他把外套挂在架子上,也抱着胳膊站在佩利对面看着他,最后突然一敲脑袋,“啊,我忘记换鞋。”
  帕洛斯把鞋也脱了,把鞋摆在衣架下边,只穿着袜子站在全是灰尘的地板上,他向前一步,地板上并没有留下脚印。
  佩利这时候反应过来了,伸手去抓帕洛斯放在衣架上的外套,外套飞快的散成了颗粒,混在了那些飞扬的灰尘里。
  佩利再看过去的时候,帕洛斯已经悄声换了位置,站在窗口,佩利逆着光看过去,帕洛斯白衣白发,在阳光下被晃成了一个模糊轮廓。帕洛斯略微歪了一下头,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变聪明了啊,傻狗。”
  佩利自认为胆子很大,他没有被什么东西吓到过,但是在瘦瘦小小的帕洛斯面前,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名为恐惧的东西,像是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封存记忆。
  
  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孩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他的左腰上有一个吓人的伤口,几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站在他周围,以一种诡异的声音笑着。
  那个小孩扶着墙站起来了,旁边的男人的笑声愈发刺耳起来。小孩的长长的刘海沾着血黏在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撑着受伤的身子,上前,一个扫踢把离他最近的男人放倒在地,他捏着男人的头把他按在石头的地面上撞。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情况,男人在还没反应过来了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咽气了。
  金发少年的眼睛里闪着红色的光。
  
  佩利后退两步,撞在了衣柜上,又带起一片灰尘,呛得他直咳嗽。等佩利抹掉眼角咳出的眼泪抬起头的时候,帕洛斯已经不见了。
  
  TBC
  妈耶,我好像有点喝醉,这章很诡异
  

评论(13)
热度(53)

© 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