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

#非总结类图文请勿转载#
什么都吃
立场极其不坚定
日常在墙头爬来爬去
不雷任何cp
雷的只有ooc
颜文字大狮
巨型杂食动物
不是日更博主
从来不讲相声
拥有国家一级话废证书

今天也不会画画呢

U&ME 005

U&ME 005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之后帕洛斯真像他说的那样,忙的要死,忙到一次都没来看他,每天只是帕洛斯雇的护工来照顾佩利。医生大概是塞了红包,很是特殊关注佩利。佩利脸上的伤好了,在眼角留下一个淡淡的疤,最后他的胳膊也长好了,只不过医生叮嘱他不要剧烈运动,佩利依旧很不情愿的被强制按在床上休息。
  “你可以出院了,一个人可以么?”
  这天,医生在检查完佩利身体的时候说。
  佩利刚睡醒不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他胳膊还使不上力,只能干瞪着床边的医生生闷气,最后终于拼命摇着头清醒了一点,回了医生一个“嗯”。
  佩利住院三个多月,东西买了不少,护工最后帮佩利整理好东西收到箱子里,帮他叫了车,终于摆脱了这个总是很暴躁的病人。佩利坐在出租车上,有点记不清自己房子的地址,差点又在出租车里炸起来,冷静一下又想起来帕洛斯在他裤兜里塞了纸条,这才翻着箱子把写了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
  三个月没回到这里,佩利站在门口的时候感觉这房子有点陌生。下午三点多钟却拉着窗帘,这不像帕洛斯的风格。如果是帕洛斯,肯定会在早上出门前,念叨着“要让客厅里的植物见见阳光”,然后把窗帘拉开的。
  佩利找钥匙找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气急败坏的把钥匙塞进锁孔里,拧来拧去的开不了门,险些把门直接踹开,不过好在最后他还是把门温和的打开了。那扇有了年头的木门在打开的时候“吱呀”的响了一声,佩利一脚踩进屋子,被溅起的灰尘呛得咳嗽了起来。
  房间里有一股很微妙的味道,餐桌上的煮豌豆还盖着盖子,不过看样子已经坏了很久了,佩利把豆子连着那个昂贵的托盘一起丢尽了外边的垃圾桶里。
  房间里到处都落了一层薄薄的灰,稍一走动就漂起来。这三个多月帕洛斯一直没有打扫房间么?和佩利相比,帕洛斯简直是洁癖级别的人物,他不会把晚餐放在桌子上不管到它烂掉,也不会让地板上有这么多灰,也不会……
  沙发上还沾着大片的血迹,大概是自己之前留下的,帕洛斯让沙发脏了三个月?
  佩利有点发抖,他上了楼,他和帕洛斯的房间都落了一层灰,整栋房子像是沉寂了一个世纪一样。
  佩利难得的感觉到了惶恐,他坐到自己房间的床上,望着床头的座机,想要给帕洛斯打电话,可是帕洛斯的电话号码是什么?或者……他的工作单位的电话?帕洛斯在哪里工作?帕洛斯几点下班?会从哪一条路走回来?佩利茫然的坐在自己的床上,他突然发现帕洛斯简直是一个陌生人。
  每次帕洛斯回来的时候都恰好是他在楼上,或者在客厅打盹的时候,他从来没看过单独帕洛斯走进房子,或者出去,如果他看到了,那就是他们两个一起进出。
  佩利的手机里没有帕洛斯的联系方式,照片,什么都没有。他自己的房间抽屉里放了租房子时候用的一些证件,不少上面都贴着自己的照片。佩利也不顾什么礼貌了,反正他本来就不在意那种东西,佩利冲到帕洛斯的房间里,把他的抽屉,衣柜都打开,想找租房子时候帕洛斯用的证件。
  抽屉,衣柜,都是空的,没有衣服,证件,什么都没有,里面的灰尘甚至比外边还要夸张。
  帕洛斯在他住院的这三个月里因为什么突发事件搬走了么?佩利智商突然上线了一下,他平静下来,给房东太太打了电话。
  接通了。
  佩利不管对方要先说什么,劈头盖脸的先问了一串问题,最后停顿了一下,问。
  “帕洛斯不租房子了么?”
  “呃……”
  房东太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叩,叩,叩。
  熟悉的脚步声。
  越来越近。
  帕洛斯站在门口,笑着看佩利。
  “有什么事么?突然到我房间来。”
  佩利手里的电话掉到了地上。
  
  TBC
  
  

评论(15)
热度(72)

© 一之濑倾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