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

#非总结类图文请勿转载#
什么都吃
立场极其不坚定
日常在墙头爬来爬去
不雷任何cp
雷的只有ooc
颜文字大狮
巨型杂食动物
不是日更博主
从来不讲相声
拥有国家一级话废证书

今天也不会画画呢

U&ME003

U&ME003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生存是任何生命最基本的要求,在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人会发挥很大的潜力,这种潜力是无限的,总会带给旁观者意外的惊喜。当佩利走到台上的时候,沾染了血迹的护栏,角落粘稠的血液,对手那挑衅的眼神和台下的欢呼声都刺激着他的神经,在体内压抑很久的野性本能似乎在那一刻被释放出来了。
  佩利没有受过正规训练,他的本事全都是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练出来的。此刻他略微低头俯视着那个稍矮一点,但是肌肉凸起到夸张的对手。他的俯视显然激怒了他的对手,佩利猝不及防的被一个扫踢掀翻在地,接着,拳头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
  帕洛斯在佩利上台前给他念叨过台上的这些常胜将军的特点,比如他面前这位,路子很野,恰好和佩利对上,但是由于缺乏技巧,很多时候会浪费大量体力做一些几乎无用的动作,但是力量很大,倒也可以把初出茅庐的对手给压制上一阵了。
  佩利被打倒之后就一直没有起来,只是遵循着本能格挡一些对方的攻击,但架不住对方的拳头又密又猛,只能被动承受着。佩利的视线模糊起来,眼前一片血红,喉咙里都是鲜血的味道。
  裁判此刻很悠闲的靠在护栏外,和几个选手聊着天,没怎么仔细看台上的情况,毕竟佩利一直处于弱势,而且第一次上台的大多就会直接把命搁在台上。
  佩利感觉自己的意识飘得很远,浑身都炸裂了一样的疼,他断断续续的看到了什么灰色的片段,最后他脸一歪,帕洛斯带着嘲讽的笑容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帕洛斯的笑在嘲讽他的人群里却显得那么扎眼,佩利恍惚的觉得帕洛斯大概是想让他折在这儿。
  该死,真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佩利的火气上来了,而面前的对手就是他最佳的发泄工具,他一抬胳膊,硬生生的把对方的拳头截住,那人显然也是被他的动作搞懵了,攻击的动作一滞,佩利紧接着就扼住他的喉咙就地一个侧翻,两人交换了位置。
  佩利的膝盖顶在了对方的小腹上,手上的动作加重,松开的时候趁对方还在咳嗽的一瞬间在颈动脉处来了一拳。
  那个躺在地上的倒霉鬼已经是出气儿多近气儿少了,显然马上就要死,不过佩利的拳头依旧一下下的打在他身上,佩利身上又沾了血,不过这次不是他的。
  那个人终究还是死了,不过佩利没有停手,他的动作依旧那样没有章法没有目标的打在那具尸体身上,裁判有些发愣,不过还是宣布了比赛结果,但没有人敢上前拦住佩利的动作。
  倒是押了那具死尸的几个还没付钱的富翁想趁机溜走,立刻有人上前把他们拦住。帕洛斯看着佩利继续打了一会儿,在台下很小声的说了一句“结束了。”
  帕洛斯的声音很小,在嘈杂的大厅里简直微不可闻,但佩利还是听到了,并且立刻停了下来。
  马上有人上台把那血肉模糊的尸体给拖下来,他们的动作很快,仿佛跪在台上的佩利是个瘟神一样。
  佩利也受伤很重,不过没人上去抬他,最后帕洛斯艰难的挤进去,跟一个男人耳语了几句,往他手里塞了一把钞票,那个男人才上台把佩利拖下来,扶住,把他带出赛场。
  那个男人把佩利放下,让他靠在一个油桶上,然后去叫车,把佩利塞到车里。那个司机显然被佩利一身的血吓了一跳,不过帕洛斯很快往司机那儿塞了钱,司机这才发动车子,把两人送到他们住的房子那儿。
  帕洛斯拜托司机帮他把佩利抬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用纱布沾着酒精一点点的把他脸上的血给擦掉,很疼,不过这时佩利早就失去了意识。
  佩利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走在一条街上,像是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起来,他看到前面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孩倒在地上,捂着左边的腰,那里有一个吓人的伤口,正往外流着血。一个男人毫不怜惜的踹在小孩身上,小孩又咳出一口血,彻底不动了。
  “啪。”
  一阵火辣辣的疼惊醒了他。
  佩利微微睁开了眼睛。
  帕洛斯的脸在他面前晃,他的手沾了血,显然是刚刚打了他一巴掌。
  “活着呢?”
  帕洛斯问。
  
  TBC
  啊,伤痕累累的狗狗
  我……
  啊
  

评论(8)
热度(60)

© 一之濑倾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