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请假

一之濑倾和,是小疯兔,或者猫,还有糯米团子

如果不懒的话就是日更狂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懒癌

学的是视觉传达,但是热爱服装设计,不过画不出,画出来了也因为非主流构造奇特做不出来

喜欢给自己画很多人设,喜欢脑只有自己知道的cp

南极圈常驻居民,愿望是有生之年推一个热门

负能爆炸患者,爆炸就让我一个人待着

如果吃极端AB的话……BA的粮,好看也会吃,没有原则

喜欢被评论,评论太多的话会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虽然不太会有评论多的时候。没回复的话评论也都认真看了……请见谅

深夜更新,白天扯淡,如果白天更新了可能是我吃错药了

不会开车的老司机
会写点东西,热爱讲相声,职业段子手,不过不会画画所以讲不出来……

虽然写的也不好不过婉拒转载

沉迷凹凸,喜欢诡异的cp组合……
大部分吃无差or可逆,极少数不逆
cp基本给安利就吃了

全职主all黄虽然并没有产过粮,淡圈

文野主织太双黑,虽然最近淡圈

职业挖坑100年













你竟然看到这儿了?

【佩帕】Days

【佩帕】Days
  
  Everyday I wake up.
  每天我醒来。
  But not.
  但是又没有。
  
  帕洛斯在这一生中第无数次在清晨睁开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窗帘没有拉,夏天的阳光肆无忌惮的透过玻璃窗洒在帕洛斯的床头,帕洛斯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起床去把窗帘拉好。
  由于他的动作过大,帕洛斯扭头再看自己的床的时候,看到了被自己顶开的枕头和枕头下闪着光的袖珍手枪。
  帕洛斯是个冷静的人,没有因为突然看到枪而大呼小叫,那把精致的小手枪很快到了帕洛斯手里。帕洛斯把手指搭在扳机上,将这个动作重复了两下,他的身体提前做出了反应,熟练的检查了一下弹夹。
  弹夹里有一颗子弹,枪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看上去也很干净,像是每天都被人精心照料着。帕洛斯把枪收到口袋里,开始环顾四周。
  干净的过头了的白墙,实木地板,很随意的摆在屋子里的各种家具,其中柜子偏多。帕洛斯在柜子堆里找到了一个书桌,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
  帕洛斯把笔记本打开,上面记了一些琐事,他没有兴趣细看,很快的翻到了最后一页,那张快要掉了的破纸上有歪歪扭扭的花体字。
  “You are a killer”
  帕洛斯看着那行字,首先觉得好笑,他在心里笑着笑着冷汗就流下来了,他不记得过去的任何事,包括自己昨天——前天,吃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事。这总归是让人有点崩溃的,帕洛斯颤抖着手把身边一个柜门打开,里面有几件衣服,帕洛斯把衣服穿上,看见了下边的枪。
  如果他是一个杀手,这应该是他的武器?帕洛斯把枪端起来掂了两下,手枪的轻重和样子倒是很讨喜。正在帕洛斯重新认真打量这个屋子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是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接着……
  帕洛斯习惯性的抬手就是一颗子弹,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举着手走进来,很轻松的躲开了子弹,脸上还带着笑,他从那堆家具里找出一条路走过来,拍了拍帕洛斯的肩头,一副和他很熟的样子。
  “老伙计,我知道你的毛病,不过我还是很惊讶你每天的问候方式都是如此的一致。”
  
  帕洛斯收了那男人的定金,被带到了外边,男人一路上跟他聊着天,帕洛斯一句话也不说,那男人倒不介意,继续自顾自的讲着。帕洛斯虽然跟他走了,心里还是有些提防,他的手在口袋里握着枪。
  在一个破旧的小木屋里,帕洛斯见到了一个金发扎着马尾的男人,他在屋里兴致勃勃的啃着一只鸡腿,还不忘抬头跟帕洛斯打招呼。
  那是他的搭档,佩利。帕洛斯被人介绍着,那些人显然已经习惯了帕洛斯每天都忘事情这回事,只是公事公办的给帕洛斯讲着今天的行程。帕洛斯一边听一边忍不住瞟在那儿吃肉的佩利,佩利一点也没有注意帕洛斯在盯着他看,或者说他也早就习惯了。佩利很认真的在吃肉,那旁若无人的样子真让帕洛斯佩服。最后帕洛斯去换衣服,回来的时候佩利依旧在那里吃,被人催了两句这才不情愿的去洗了手,帕洛斯再看到佩利的时候,他手里拿了把小刀在那里转,见帕洛斯来了,佩利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来,帕洛斯看着,突然觉得舌头有点疼。
  帕洛斯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佩利的头发,佩利这才露出了不悦的表情,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帕洛斯,把他头发揉的乱乱的才罢休。帕洛斯脸上带着笑,心里早想好了100种把佩利整死的方法,很难想象这个蠢货竟然是他的搭档,这是给他垫背的么?帕洛斯对于他们所谓的无数次合作的回忆为0,也不太想回想起来。不过佩利对于他们的猎物倒是很感兴趣,他拿着那个小可怜的照片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次,路上也兴高采烈的样子,如果不是他口袋里的刀子,帕洛斯觉得他就像难得被允许出来春游的小学生。
  帕洛斯的过去是一片空白,不过他的身体倒是好好的记得以前的一切,在佩利踹开门之后,帕洛斯本能的开了枪,之后猫腰躲在了黑暗里,待那震枪响声过去,帕洛斯才起身,看到佩利若无其事的在那里擦着刀子,他的脸侧沾了血,佩利把血抹在了袖口。
  这样看来,两个人配合的还好,可能真是传说中那神一样的组合。帕洛斯不喜欢血沾上自己的衣服,他只是远远的看着佩利用刀子割破别人的喉咙,或者给他挡刀。帕洛斯最后把佩利扛到自己家里,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佩利在床上哼唧,手一伸,把血全都蹭在墙上。帕洛斯皱着眉,看来明天应该刷墙了。
  他开始觉得眼前这只哼唧着的金毛很有趣,大概可以在消遣的时候逗一逗。佩利勾勾手让帕洛斯过去,帕洛斯自然是无动于衷的继续靠在那儿。佩利的火又上来了,他骂骂咧咧的起身,挠了挠头,像是例行公事般的凑过去,微微弯腰,一手揪着帕洛斯的领子,给了他一个不太温柔的吻,帕洛斯的舌头被咬到了,很快挣扎着推起了佩利。佩利后退两步,很不爽的样子,也抱着胳膊在那儿看着帕洛斯,嘴里嘟囔着一句话,帕洛斯仔细听了听,大概是我喜欢你?
  “我明天就忘了你了。”
  帕洛斯的嘴角挑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重新靠在墙上吐槽佩利。佩利骂骂咧咧的,也听不清说了什么。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单恋,帕洛斯每天醒过来,脑子依旧一片空白,所有事情都成了相同的拷贝。
  这样的一天大概会重复很多很多次,到帕洛斯的病好起来,或者他们一方死掉为止吧。
  
  END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畜的东西,我自己也看不懂。开头那句和标题都是瞎写的,我在强行装逼,顺便让我的杀手忙起来
    

评论(25)
热度(71)

© 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