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请假

一之濑倾和,是小疯兔,或者猫,还有糯米团子

如果不懒的话就是日更狂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懒癌

学的是视觉传达,但是热爱服装设计,不过画不出,画出来了也因为非主流构造奇特做不出来

喜欢给自己画很多人设,喜欢脑只有自己知道的cp

南极圈常驻居民,愿望是有生之年推一个热门

负能爆炸患者,爆炸就让我一个人待着

如果吃极端AB的话……BA的粮,好看也会吃,没有原则

喜欢被评论,评论太多的话会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虽然不太会有评论多的时候。没回复的话评论也都认真看了……请见谅

深夜更新,白天扯淡,如果白天更新了可能是我吃错药了

不会开车的老司机
会写点东西,热爱讲相声,职业段子手,不过不会画画所以讲不出来……

虽然写的也不好不过婉拒转载

沉迷凹凸,喜欢诡异的cp组合……
大部分吃无差or可逆,极少数不逆
cp基本给安利就吃了

全职主all黄虽然并没有产过粮,淡圈

文野主织太双黑,虽然最近淡圈

职业挖坑100年













你竟然看到这儿了?

【双安】骑士守则[百合]

【双安】骑士守则
  
  安姐x柠檬 
  
  财富,权利,地位,明明是些虚无的东西,却总有人终生追逐而且乐此不疲。地位这个枷锁套在安莉洁身上的时候她一点也不高兴,她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莫名其妙的被选为了圣女,被要求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所谓的贵族礼仪。
  她讨厌那些繁琐的大裙子,每天早上都会有侍女恭恭敬敬的来给她梳一个看上去就有审美疲劳的发型,每次安莉洁都会跑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头发散下来,偷偷把大裙子换下来,她还是觉得普通的衣服比较适合她。
  不过这天她溜出房间玩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安莉洁一抬头,看见一道黑影从二楼飘下来。
  “安莉洁小姐,请您回到自己的房间,您的礼仪课老师已经在那里等您很久了。”
  跃下来的女生长发飘飘的,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穿着衬衫和百褶裙,此刻正做了一个单膝下跪的动作挡在自己面前。安莉洁一手提着自己的大裙子,皱着眉看过去。
  “你谁啊,耍什么帅。”
  安迷修有点尴尬,起身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灰尘,行了一个礼,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安莉洁并不想理这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女生,绕过对方打算离开,缺被对方突然伸手拦住了。
  “安莉洁小姐,如果您不去上礼仪课,在下会很难办。”安迷修垂眸看着安莉洁,脸上是略带尴尬的笑。她再次整理了一下衣服,翻手将手心露出来,示意安莉洁跟她走。
  安莉洁看着这个规规矩矩的女生心里有点不爽,她本身就讨厌被选为圣女,尤其讨厌处处都要讲究礼仪的社交,安迷修就像她的对立面一样守着规矩,就算匆忙从二楼跳下来拦自己也要坚持行个繁琐的礼,甚至引个路也要恭恭敬敬的,典型皇室教育的产物。安莉洁几次试图绕路都被安迷修拦住了,她最后盯着安迷修的衣服,说,“我要和你换衣服。”
  安迷修有些错愕的看着安莉洁,安莉洁一手扯着裙子晃起来,显然是在嫌弃这裙子的麻烦。最后安迷修权衡了一下利弊,妥协的和安莉洁换了衣服。
  安莉洁礼仪课的老师在开课后两个小时终于见到了穿着白衬衫和短裙的安莉洁,她还扎着强行让安迷修帮忙扎起来的单马尾。而被派出去找安莉洁的骑士小姐双手提着裙摆气喘吁吁的跑上来,险些因为不习惯的高跟鞋而崴了脚。安迷修提着裙子,有些别扭的行了个骑士礼,随即安安静静的站在房间的一边,在安莉洁上课的时候一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安莉洁几次偷偷瞄安迷修,看她那副样子,还以为她站在那儿睡着了。
  等安莉洁快下课的时候,安迷修又换回了衬衫和裙子,认认真真的对着镜子系领带。安莉洁觉得安迷修有的时候挺可爱的,比如沉默着站在墙角的时候,但是认真做事的时候身上就散发着一种令自己讨厌的气场。
  安迷修是上面派来监督安莉洁的骑士,在第二天的授任礼上,被迫穿着华丽的礼服的安莉洁第一次看到了穿骑士装的安迷修。安迷修穿了一套偏中性的礼服,单马尾简单的用发绳松松的扎了起来束在脑后,英气的不像一个女孩子。安迷修再一次向安莉洁行了单膝下跪的骑士礼,不过安莉洁没有理她——在典礼上也不给她面子,安迷修只好又笑了笑,那笑里颇有点无奈的感觉,安莉洁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爱笑。
  在那之后安莉洁能偷跑出去的次数就变少了,因为安迷修总是形影不离的跟着她,一脸认真的捧着礼服让她换上,有的时候还会夸她穿哪件礼服好看,夸了之后又默默地嘟囔着道歉说失礼了,声音很小,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安莉洁曾经羡慕安迷修的身手,作为一名女骑士,安迷修的武力值绝对不输给她的男性同行。安莉洁让安迷修教她剑术,不然她不要回去上课。
  安莉洁生日那天当然不会被允许休息,她的日程依然被排的满满的,上课,或者到各种奇奇怪怪的社交宴会。每次宴会安莉洁总是板着一张脸,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样子,而她身旁的安迷修倒是脸上总是带着笑,不住地跟被安莉洁凶到的客人道歉。
  在宴会结束安莉洁一边抱怨着把头发揪的很紧的发饰一边揉太阳穴的时候,安迷修突然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把安莉洁吓了一跳,她刚想开口说安迷修两句,却见安迷修伸出了手,这次她也是手心向上,不过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这次她手心里摆着一个柠檬的发饰,做工有点不精细,该透明的地方做的很浑浊,总体来说大概算是勉强可以看的级别。
  “看您很喜欢柠檬。”
  最近天气很凉,安迷修感冒了,她咳嗽了两声,这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您生日也很忙,做了这个送您……如果不嫌弃……”
  安莉洁没有听安迷修之后都唠叨了些什么,大抵是最近天气不好要她舔衣服,不要再凶宴会上的客人。安莉洁两根手指捻起那个很丑的发饰,说了一句,“安迷修,你守规矩的样子真的很烦,这个发饰也挺丑的。”
  话虽这么说,但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在安莉洁的强烈要求下,女仆还是把那个薄薄的柠檬片戴到了她头上。那天安迷修看安莉洁的眼神有点不自然,像是在偷笑什么,又像是在隐瞒什么。
  ‘我喜欢她。’
  安莉洁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但她看安迷修看她的样子似乎这并不是一场单恋,不过彼此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挑明。安莉洁是有点难以开口,安迷修大概是拘泥于地位之间的差距。
  后来皇室的管理愈发松散起来,支出的数字也增长的飞快,安莉洁难得见安迷修一脸严肃的思考事情,看上去她对皇室和皇室的圣女制度也越来越不满了。安莉洁看安迷修纠结的样子有点想笑,她想安迷修大概需要有一个突破口。
  安莉洁看到凹凸大赛信息已经是一个月后,她看着那段宣传词几乎是立刻心动了。因为这个逃出去简直是脱离圣女这个名号的最佳方法,不过安莉洁还是在纠结要不要离开安迷修,虽然她们两个互相都没有挑明。但估计彼此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安莉洁骨子里就有种挑战权威的基因,这次她想赌一把,看安迷修会不会跟她走。在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打翻了两个皇宫的守卫逃出去,把皇宫弄得一团糟的时候,隐约看到前面有一道熟悉的黑影飘过,大概像是很久之前从二楼跳下来不自知的耍帅的安迷修。
  显然安迷修也对越发松散的皇室不满,不过所谓骑士道一直在束缚着她,这次安迷修挡在安莉洁面前时,脚步似乎第一次有点不坚定了。
  “你要拦着我?或是放我走。”安莉洁停下来,做出了打斗的姿势。
  安迷修离她越来越近,不过没有任何想要迎战的样子,她在安莉洁面前站定,第无数次行了一个骑士礼,不过这次她执了安莉洁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
  “不,骑士忠于爱情。”
  安莉洁听到安迷修这样说。
  
  END
  哇我第一次写同人的百合……大概算是兔子的点文,本来答应兔子前天就肝完的,一直拖到了今天。安迷秀是安姐的话总感觉发音有些奇怪,所以在名字上保留了“安迷修”。
  [欠了很多债以至于还不起]
  兔子,快夸我,我一直写到凌晨五点钟……请不要嫌弃我的辣鸡文笔哇。
@暗恋安迷修の子菟
   

评论(5)
热度(39)

© 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