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

#非总结类图文请勿转载#
什么都吃
立场极其不坚定
日常在墙头爬来爬去
不雷任何cp
雷的只有ooc
颜文字大狮
巨型杂食动物
不是日更博主
从来不讲相声
拥有国家一级话废证书

今天也不会画画呢

【雷安】博物馆奇妙夜

【雷安】博物馆奇妙夜
  
  小镇上的博物馆已经很老了,老到人们记不起最后一披游客是什么时候进去参观的,更不记得里面摆了什么。博物馆的门上挂着把布满铁锈的锁,在狂风暴雨的夜里,人们经常能听到铁锁拍着大门发出的咚咚声。
  和所有老旧的建筑一样,这座博物馆有一个恐怖的传说,传说在每个夜里,博物馆里的展品就会活过来,然后把还待在馆里的游客杀掉。
  但是它的历史实在是太长啦,已经没有人在意那俗套的传说故事,这一年,新一任的镇长现在了博物馆的门口,摸着下巴感叹,多好看的洋馆呀。
  在很多很多年前,博物馆是一户有钱人家的宅邸,在他们经商失败之后,房子便抵押出去还债了,它的新主人把它改造成了博物馆,让镇上的居民进去参观。
  镇长发布公告,想要一个年轻人把博物馆整理一下,然后作为博物馆的管理员工作。镇上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在无趣的博物馆里浪费生命,可是那高高的工资也吸引了一些人,安迷修就是其中之一。
  安迷修在一个下着雨的早晨搬了行李住进了博物馆,他先把壁炉点起来,再热上一杯茶,然后捧着茶杯坐在摇椅上。安迷修望着窗外的雨景,心想自己真找了个好工作。
  雨停之后安迷修着手打扫起这个博物馆,博物馆里的东西都摆得很好,他只需要扫扫地擦擦灰。安迷修被激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咳出了眼泪,他一边抹眼泪一边用抹布擦着画框。
  这是博物馆原来主人的家族像——听说他们家做生意坑人,最后破产也是活该。这个大概是上个世纪人们还在用的金币,这是英国的一盒红茶,这个地方有点潮湿,茶显然已经不能喝了。
  安迷修在一个隔间里发现了一座精美的蜡像,蜡像是一个男人,穿着宽大的袍子。巨大的翅膀微微把他的身体裹起来。安迷修犹豫了一下,把抹布收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去擦蜡像的脸。
  蜡像微微眯着眼睛,安迷修可以看到他紫色的宝石眼睛,在下午两三点钟刚好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蜡像戴了个方方的帽子,上面有金色的星星,星星边竟然还镶着钻石。安迷修擦拭蜡像的手停了下来,这大概是他一路走过来见到的最贵重的展品了。
  这么漂亮的蜡像为什么放在隔间里?安迷修望着已经被自己擦干净了的蜡像叹息,不过他最后还是好好的把隔间的门锁上了。他最后干完活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是午夜,博物馆里的展品并没有像传说那样活起来。安迷修松了一口气,然后笑自己竟然信那种骗小孩的鬼话。
  第二天博物馆开了门,附近小学的学生被老师带来参观。学生们闹哄哄的进来一批又走一批,稍微有点吵,不过安迷修倒也喜欢他们吵吵闹闹的,不然他一个人待在博物馆里,还真有点寂寞。
  接着就有小情侣,或者父母带着孩子到博物馆玩。情侣们站在大厅里那个心形雕塑旁边,偶尔会拜托安迷修帮他们拍张照片。最后一个女孩把相机递给他,问。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工作,不会无聊么?
  安迷修给女孩照了相,苦笑两声,女孩便识趣的没有再问。
  傍晚的时候,游客大多都离开了,安迷修鬼使神差的上了四楼,把那个小隔间打开,盯着那个栩栩如生的蜡像发呆。
  那蜡像有魔法一般吸引着安迷修,等挂钟响了12下的时候,安迷修才意识到已经是午夜了。
  蜡像抖了抖翅膀,睁开了眼睛。
  安迷修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蜡像张了张嘴,只是发出了一些无意义的音节,最后他重重的咳嗽了两声,这才说出流利的话来。
  “好久没有说话了,差点发不出声来。”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要跑掉,那蜡像又抖了抖翅膀,在安迷修跑到一口大厅的时候,突然感觉有几根羽毛掉在了他的头顶。
  安迷修紧接着就被人给拉住了,那蜡像沉着声音说,“人类,你跑什么?”
  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大脑可能都缺根弦,安迷修竟然回头看了眼蜡像,回嘴“别叫我人类,我叫安迷修。”
  蜡像松了手,安迷修立刻作势要逃跑,最后被蜡像那双紫色的眼睛盯得不自在,只得停在摇椅那里。
  蜡像舒展了自己的翅膀,似乎是在伸懒腰,他打了个哈欠,又掉下几根羽毛。
  “雷狮。”
  蜡像这样说道。
  
  安迷修现在很郁闷的盯着雷狮,这个突然活过来的蜡像,雷狮手里拿着装了红酒的高脚杯坐在他的摇椅上,像个大爷一样。看来传说是真的,安迷修想,不过没有邪恶的鬼怪,只有蹭吃蹭喝的雷大爷。
  雷狮把安迷修带来的红酒一次性喝光,脸上有点红,他的一边翅膀把安迷修也裹进去,雷狮捏捏安迷修的脸,“我明天还要喝。”
  “我哪有钱买?你刚刚喝了我半个月的预付工资。”安迷修现在一点也不害怕这个蜡像,只是有点生气。
  “那是你的事了,如果你不买,我就把这些瓷器全都打烂,没有人会相信我活了,他们只会觉得是你弄碎的,然后你就要赔这整个博物馆了。”
  好吧,我收起之前的话,这确实是邪恶的鬼怪,还是酒鬼,上来就跟自己欠他似的讨酒喝。雷狮的翅膀把他裹着,安迷修动不了,翅膀里又暖和得很,他索性就在那儿睡了起来。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摇椅上,身上盖着一条破毯子,旁边的桌上多了一枚金币。
  安迷修挑了挑眉,把金币收到口袋里出了门,趁着还没开馆,把酒买回来藏在自己的屋子里。
  半夜雷狮又从四楼飞下来,险些打到吊灯,安迷修一边叫着小心小心,一边用起子开着红酒。
  那枚金币好好的躺在他的口袋里,作为博物馆管理员,他不可能用展品去买酒。雷狮这次喝的有点醉了,吐字有点不清,迷迷糊糊的像是要睡着,可是大翅膀还是死死的把他搂着。安迷修只能等他睡着,再把他拖上去,塞到隔间里。
  第二天是星期一,博物馆闭馆,安迷修在楼里溜达的时候忍不住跑去隔间里看雷狮。雷狮又变成了蜡像,不过不是好好的站在台子上,是以一个诡异的姿势靠在柜子上。安迷修看着好笑,他伸手摸了摸雷狮的翅膀,想了想又摸了下雷狮的头。
  半夜安迷修困得要死,他缩在被子里刚要睡着,突然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是雷狮拖着他的大翅膀挤了进来。
  雷狮抬手揉了揉安迷修的头发,翅膀轻微的抖了一下。雷狮太久没有说话了,他有点不愿开口,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动手。
  安迷修躺在床上装死,他知道雷狮在傍天亮的时候肯定会回到隔间去,可他没想到雷狮一直在他身边待到清晨。在安迷修快醒了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脸侧被印上了一个吻,凉凉的,让他有点难受。
  床头放着一根羽毛。
  羽毛并没有随着日出变成蜡制的,而且越来越柔软,安迷修把羽毛插在自己的笔筒里,洗漱一下,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客人。
  
  这样的日子很平淡,邪恶的蜡像雷狮依旧会在每天晚上飞下来,不由分说的把安迷修裹在翅膀里。冬天到了,雷狮的翅膀很暖和,有的时候安迷修还会主动钻进去,然后雷狮低头给他一个吻。
  安迷修觉得自己疯了,自己爱上了一个只有在晚上会出来的蜡像。
  “你有什么用啊?除了吃就是喝。”安迷修每次给雷狮递酒的时候,都没什么好气,雷狮皱着眉,显然是不太高兴。
  后来博物馆旁边的森林起了大火,火直接烧到博物馆那里,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雷狮把翅膀完全的张开了,他直接用翅膀撞开了门,把安迷修丢了出去。
  安迷修一点都没有受伤,不过他还是被担心过头的镇长逼着在医院待了两天。安迷修心里很急,他跑出医院的时候消防车刚刚从博物馆那里撤离。
  从在边看,博物馆被烧得一塌糊涂,窗户都乌黑到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安迷修撕开封条跑了进去,他在里面喊着雷狮的名字,这次雷狮没有像往常一样,从四楼飞下来,把吊灯撞得他心疼。
  他的卧室门开了。
  雷狮打着哈欠从里面走了就来,表情还是带着点不耐烦,他一边走一边解释说翅膀被大火融掉了真可惜。最后雷狮走到目瞪口呆的安迷修身旁,懒洋洋的问了一句。
  “酒呢?”
  安迷修左右望了望,他的翅膀真的不见了。
  
  END
  
  噫?我本来想捅刀子的怎么突然
        昨天梦见我在写文……好难受hhh
  
 

评论(8)
热度(82)

© 一之濑倾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