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请假

一之濑倾和,是小疯兔,或者猫,还有糯米团子

如果不懒的话就是日更狂魔,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懒癌

学的是视觉传达,但是热爱服装设计,不过画不出,画出来了也因为非主流构造奇特做不出来

喜欢给自己画很多人设,喜欢脑只有自己知道的cp

南极圈常驻居民,愿望是有生之年推一个热门

负能爆炸患者,爆炸就让我一个人待着

如果吃极端AB的话……BA的粮,好看也会吃,没有原则

喜欢被评论,评论太多的话会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虽然不太会有评论多的时候。没回复的话评论也都认真看了……请见谅

深夜更新,白天扯淡,如果白天更新了可能是我吃错药了

不会开车的老司机
会写点东西,热爱讲相声,职业段子手,不过不会画画所以讲不出来……

虽然写的也不好不过婉拒转载

沉迷凹凸,喜欢诡异的cp组合……
大部分吃无差or可逆,极少数不逆
cp基本给安利就吃了

全职主all黄虽然并没有产过粮,淡圈

文野主织太双黑,虽然最近淡圈

职业挖坑100年













你竟然看到这儿了?

后来

后来
  
  [前篇]这个杀手不太冷
  
  
  无关成败输赢,两人总算劫后余生活了下来,远离了刀光剑影的战场,他们现在呼吸的空气勉强还算清新。帕洛斯在病床躺了两个多月,被医生从生死线拉了回来,尽管伤痕累累,但总归是保住了一条命。他的手现在总是抖,没办法再把子弹精准的射进目标的心脏。佩利也不再能够用刀,他们两个手里的老伙计现在正堆在仓库里,星辰坠落为其覆盖上了风也不愿吹起的死灰。佩利最开始隔两天会把他的刀子拿出来擦几下,但他不利落的动作总会把自己割伤。佩利在发脾气之后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老朋友不再听他的使唤,也就任由那些夺人性命的东西一点点消失在岁月里。
  他们的时代过去了,不再有光芒环绕,也没有了曾经疲于应付的殷勤。杀手这一行里有了更有潜力的新人,那些年轻杀手的佣金也高到了曾经他们价钱的两三倍。帕洛斯望着手不灵活却还在摆弄着刀子的佩利,总感觉刀锋入鞘之前自己的心脏被剜下去了一块,不算疼痛,但也绝对不好受,自己虽然没有死,但大概也不算活着。
  远离了那个绝望与痛苦的世界,帕洛斯感觉自己坠入了另一场游戏,没有腥风血雨和赌上性命的博弈,只有灵魂深处的对白,而游戏的另一个参与者对此似乎并不自知。
  那是敌意与爱恋编织在一起的奇妙感情,如蛛网一样束缚着他。在此之前帕洛斯一直觉得自己早已失去了爱人的能力,那个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蠢货不动声色的把他从地狱边缘拽了上来,这行为自私到令人发指。
  帕洛斯是天生的伪装者,他把自己的感情隐藏在厚厚的面具之后。现在他依旧会笑着逗佩利,两个半残废的家伙在他们的窝里也会打起来,在两人累到瘫在地上的时候帕洛斯总能用一个吻把佩利的脾气再激起来。
  佩利说他离不开战场,他怀念硝烟的味道,还有血花飞溅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平淡的生活总会让警觉的野兽退化以至于怠惰起来。不过后来佩利也习惯了在阳光明媚的午后瘫在客厅的躺椅上打瞌睡,或者和帕洛斯一起在下雨的时候睡上一整天,长时间的睡眠让人在醒过来的时候也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佩利伸了个懒腰起身,看见帕洛斯站在雨里。
  帕洛斯总是会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在暴雨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看花,或者在下着雪的夜里蜷缩在某个角落。或许在他看来,一直窝在卧室里睡觉的佩利才不能理解,也可能是十多年过去了他们都老了。
  年轻的时候不猖狂,老了大概没有那么多想当年可以讲。佩利有时提起那段刀口舔血的日子,帕洛斯总是笑他学正常人怀念过去——乏味的生活把他们的刺和獠牙都磨平了。
  总归还是不甘心的吧,如果可以,帕洛斯也不想在这里苟且偷生,他的梦境还是子弹和利剑的世界,他也无数次梦到自己死在多年前的某场战役,或者佩利的尸体冷冰冰的摆在他的面前。
  不过回到现实的时候,帕洛斯翻个身还是能看到佩利在一旁肆无忌惮的睡着,占据了一张床的四分之三。帕洛斯抬脚把佩利踹下去,不出所料的,下一秒他就被佩利揪着领子拎了起来。
  我们大概会打上一辈子吧,不过还好,我醒过来的时候,你还在。
  
  END
  我失眠的时候不应该写文,第二天看的时候我肯定会想撞墙……标题是瞎写的,内容有点莫名其妙对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评论(11)
热度(83)

© 一之濑倾和_脑子进了萝北 | Powered by LOFTER